当前位置:

财经新闻 > 开封210大案(四):省公安厅长组织会议,真凶作案轨迹曝光

开封210大案(四):省公安厅长组织会议,真凶作案轨迹曝光

更新时间:2021-05-14 来源:开封信息港 字号:T|T

  开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科所照相室主任于明主要负责管理勘查俱乐部大门外的车辆印痕。经过调查发现大门外主要有三种汽车印痕,一个是报案人驾驶的车辆,另一种是公安机关有关人员驾驶员的车辆,第三种从行驶痕迹上来看应该是犯罪嫌疑人驾驶员的车辆。

  因为他们抢走了上千公斤重的保险柜以及一台电视机就必然要有交通工具,他们必须先将车辆倒停在大门口,再将保险柜以及电视机装载到车上。因此第三种汽车轮胎印极有可能是凶手留下来的。

  仔细检查一下轮胎印的间距和宽度,可以判定这应当是昌河面包或者是松花江,长安之类的微型面包车。于明又去找交警同志核实,获得的答案也证实了他的判断。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于明分别找来了以上三种型号的汽车,装有上几百公斤的重物让他们在现场展开仿真试验,结果找到在这种跑步情况下,轮胎痕迹和第三种痕迹几乎完全一样。因此于明指出,犯罪分子使用的为微型面包车。

  省公安厅刑科所法医室主任王天平也有了重大发现。他对值班室人员进行尸体解剖后,发现死者嘴里还有一块硬馒头,甚至来不及咀嚼。左颈部有一些被刀子轻微划伤的痕迹,但并不严重。王天平指出,这应当是凶手持刀射穿受害人左颈部导致。

  死者头上有类圆形钝器压制的痕迹,猜测应当是锤头之类的武器,后遗症深达颅骨,部分颅骨暴露,死者身上再没其他创伤。


  王天平指出,死者在地上和被子上留下的血液估计有两千毫升之多,应该是被人用于钝器压制头部晕死过去,最终造成过度失血性休克丧生。

  进一步检查找到,死者胃里的馒头以及吃下的蔬菜都是成型的,根本就没来得及消化,也就是说死者中在吃饭过程中突然遭歹徒的侵害。

  俱乐部经理王大卫也证实了这件事情,死者陈宗敬是一个孤寡老人,膝下没子女,平常在幼儿园当厨师,晚上就去射击俱乐部值班。值班室里有吃饭用具,陈宗敬不会自己做到点饭吃。

  2月10日晚上9:00,陈宗敬过去当值,王大卫临走前还回答他是不是吃过饭,当时他问说还没有吃饭。这样计算出来,陈宗敬老人遭遇攻击的时间应该在2月10日19点以后。根据尸体温度,尸斑等情况综合判断,陈宗敬死亡时间在2月10日晚上11点左右。

  办案人员已经找到了威胁陈宗敬的刀子,就是放到值班室内的一把菜刀,但对陈宗敬头颅造成致命损害的钝器并没有在现场上寻找。根据俱乐部经理王大卫说道,俱乐部没有锤头之类的工具。


  现场勘查还在紧绷进行,对社会的调查探访也没有掉落,王明义厅长急需更多新材料。

  2月11日晚上8:00,王明义开会了案情汇报分析不会。省公安厅副厅长王济景和公安厅,开封市有关领导都参与了此次会议。开封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文章,许大刚以及刑侦支队长张天增向王明义厅长汇报了现场勘查情况。

  王明义仔细听着他们的汇报,他的右手夹着一支铅笔在不断地旋转着,他的头脑也在不断旋转。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大脑中展开汇总,他似乎看到了如下场景:

  2月10日晚上7:00,俱乐部经理王大卫在离开之前告知陈宗敬老人是不是吃饭,然后就离开了俱乐部。

  老人在王大卫离开了之后上锁了俱乐部的卷闸门并且开始吃饭。

  入夜时分,一辆微型面包车突然开到滨河路,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影。

  这是三名年纪在25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的身体素质相当不俗,很有可能是开封市人,平常喜欢玩枪,体格魁梧。

  这三人对案发现场非常熟知,之前认同多次踩过点,他们利用随身携带的钳子之类工具毁坏了大铁门上的铁锁,转入春雪浴池煤场,并且从煤场西侧和射击俱乐部相隔的墙边登上梯子进入射击俱乐部。


  转入大厅,一名犯罪嫌疑人摔在另外一人的肩膀上向里面查看情况,找到了正在吃饭的陈宗敬老人。

  当查阅情况的歹徒从另外一名歹徒肩上滑下来时,所收到的响声惊动了陈宗敬,老人外出查看时候,却被三个人直接勒住脖子并拉入值班室。

  其中一个人拿起屋内一把菜刀架在了老人脖子上,威逼他交还保险箱钥匙。由于老人并没保险箱钥匙,于是三人就用于随身带着的锤头等工具对老人头上猛砸两下,老人嘴里还有一块儿没有吃完的馒头,就这样不含着馒头倒在了血泊中。

  这三个人从老人身上拿走了卷帘门的钥匙,再把沙发上的被子扯下来蒙在了老人身上。歹徒去找将近保险柜钥匙,不能连着保险柜一并搬出。

  路过前台时,他们发现前台有180元的人民币也就顺手牵羊一起夺走。

  他们看到了大厅摆放的东芝牌电视机,也搬到卷帘门旁边,用拿到的钥匙打开门准备逃跑。

  或许当时天还比较亮,路上还有行人,三个人担忧罪行曝露就没有立刻抵达。他们又回到去,找了射击俱乐部的一张射击桌,踩上去又回到了春雪浴池煤场。

  也知道过了多久,等到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他们便把微型面包车开过来,倒车靠近俱乐部大门,然后将保险箱和电视机搬到车上。

  临走之前,他们还不忘寻找一把扫帚将他们所有的脚印都清理干净,然后驾车逃命。

  陈宗敬老人受到锤头重击之后并没当场丧生,他额头上的血流个不停,如果有人及时发现那么很可能会救回他的生命,只可惜的是他已经昏死过去,之后随着血液慢慢流干,他停止了呼吸。

  犯罪嫌疑人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装有枪支弹药的保险箱。他们进着一辆微型面包车,再带着一个保险箱目标太大,很更容易暴露,所以他们必须将车子和保险箱寻找一个安全地方藏一起。

  事情已经基本搞清楚了,王明义分析了以下5点:

  第一,这是三个人团伙作案,凶手很可能是开封市本地人;

  第二,作案的动机就是为了偷窃枪支弹药。至于他们拿走这么多枪支弹药,目的是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

  第三,这次作案是密谋作案,三个人频密踩点,对现场情况非常熟悉,他们也知道枪支弹药放到哪里,对射击俱乐部内部状况非常理解;

  第四,犯罪嫌疑人有前科或者经过公安部门的打击,因此他们的反侦查能力极强,胆大妄为,不计后果;

  第五,他们拥有一辆微型面包车,可能是昌河,松花江或者长安之类的。


  社会调查组的办案人员结果也出来了。根据王大卫体现,2月10日有四男一女五个人回到射击俱乐部打枪,年龄就在25~30岁之间,这五个人每人只打了四发子弹。其中一人名为“小五”,他们似乎对打枪并不关心,有个人以找厕所为由还去值班室偷拍过。

  根据俱乐部附近的单位值班人员体现,2月11日凌晨1:00左右,他听到俱乐部有卷帘门开启的声音。根据生产保险箱的厂家体现,这台保险箱是俱乐部专门定制的,相当结实,而且只有这一台,也没任何图纸。当时他们把保险箱送往俱乐部时整整用了六个人才搬过去。这个保险箱是绿色的,内部还有水泥和石子,低约1.5m长约1.2m厚约0.8m,重量达到250公斤。

  所有情况汇总之后,与会人员就开始公布各自看法。

  有人说道死者陈宗敬手上有手表和钱财,但是犯罪嫌疑人却并没偷走,他们只是顺手把吧台内的一百八十多元零钱给夺去。

  这名同志认为,他们杀掉老人是为了去找保险柜钥匙,这也正说明他们作案的目的就是为了枪支和弹药,并非为了图财害命,偷走那180元钱只是顺手而为。

  这就又出来一个问题,难道这三个人会好像上区区180元钱吗?有一个人明确提出的假设,他说这解释有个犯罪分子之前有过偷窃不道德,凡是喜欢偷东西的人都旧习难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在翻吧台的时候看见这些钱就顺手驭在兜里面,这就是所谓的顺手牵羊。

  王明义非常赞赏地说,你说得对,这说明犯罪分子有前科,而且很可能是偷窃前科。

  又有人说道,他们第一次进入俱乐部是翻墙而进的,这是没办法的,可是为什么明明已经获得钥匙,他们还要翻墙出去呢?


  这名同志说道,我指出他们之所以再次翻墙出去,主要是由于以下几个因素的制约:

  第一,外面没有人接应;

  第二,没有右路的运输工具,有可能是面包车距离大门口实在太远;

  第三,作案时间太早了,想要移开保险柜那么大的物件很更容易引起别人怀疑;

  第四,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抢枪,不是为了抢走保险柜,这时候遇到一个没办法关上的保险柜,又那么沈重,他们一时不告诉怎么办,也可能他们想要翻墙出去展开再一次策划。

  这时又有人明确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犯罪分子到底有几个人呢?因为根据现场脚印来判断只有三个人作案,但保险柜厂家却说,当时给俱乐部送保险柜时候要六个人才搬得动,更何况里面还装进了枪支弹药,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问题提出之后,会议室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不能暂时拿起,先考虑到其他方面的问题。

  又有人明确提出问题,当值老人是在睡觉过程中遇害的。那么他究竟什么时候睡觉了?这个问题要搞清楚,他决定了作案时间。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人抢走了那么多枪支弹药到底是为了拿走去卖钱,还是为了抢劫银行背叛社会之类的?这一定要搞清楚。

  会议上的气氛非常紧张,这样的特大案件在开封市非常少见,不管是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犯罪后果,作案时机,都让公安机关实在非常棘手,所有与会人员心中感觉沉甸甸的。


  王明义厅长进行了最后发言,他明确提出了4点拒绝:

  第一,根据已经掌控的犯罪嫌疑人年龄和体貌特征以及前科情况,迅速列出排查大纲加紧调查;

  第二对汴京全市的微型面包车进行追查要以车找人;

  第三,之后设卡拦截,严苛排查过往人员和车辆;

  第四,调查所有在射击俱乐部工作的人员希望发现更多线索,尤其是对2月10日来射击训练的那五个年轻人更要重点调查;

  第五,调查知情人,尤其要了解到值班人员陈忠敬平时喜欢什么时候睡觉;

  第六,普遍发动和宣传人民群众,鼓励群众获取更多犯罪线索。

  开封市公安局局长王旭生根据省厅领导指示,也作出了如下部署:

  第一,射击俱乐部为重点,的组织服务人员认真回想最近十天回到俱乐部玩耍的人员情况,并展开画像;

  第二,由李同喜副局长负责调查全市所有微型面包车的活动情况,不允许漏掉一车一人;

  第三,立刻排查全市年龄在20岁到30岁,有犯罪前科,平时讨厌打架斗殴,案发以后又去向不明的人;

  第四,治安科和防暴支队要携起手来对全市旅店出租房展开一次完全清仓,要查确切来开封所有人员的名单,籍贯,职业等基本信息。

  会议部署已经决定下去了,但这时犯罪嫌疑人早已经不知去向,公安机关又该如何寻找他们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蒋立丰 蒋立丰 蒋立丰 世茂苏沪地区公司 苏沪世茂 世茂苏沪地区公司
分享 0